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 > 社会新闻 > 正文

车险“报行不一”被停,怨声载道?分析:这是被迫“刮骨疗毒”!

未知 2019-05-16 09:07

“报行不一”横行车险市场,严打来袭似乎有些突然,业务被停、老板被免、绩效被减。行业内嚷声一片。『A智慧保』最近力邀权威人士独家观察分析:停业务是一种被迫无奈的“刮骨疗毒”,因为已经很严峻。

自2019年2月20日,商业车险市场风向大转,各地各公司被叫停备案条款和费率的事件频频上演。『A智慧保』不到2个多月连续五次刊发车险乱象消息。

★2019年2月28日刊发

《车险被叫停!银保监局长告“全体老总”书:耍“小聪明”的该收场了!》

★2019年3月12日刊发

《银保监局长深夜再下“告全体老总书”!银保监会督查组已赴河北?车险乱象大清查开启?》

★2019年3月19日刊发

《车险最大省级局长放狠话:不要“以小卖小”,大小一视同仁!带头违规露头就打,新账旧账一起算!》

★2019年4月22日刊发

《险企从业30年“基层老总”质问:车险乱象谁之“过”?》

★2019年5月6日刊发

《全国被停车险涉及11省市,机构增至32个!银保监会再下狠心加码整治!》

每一次刊发,都会在行业内引起轩然大波,评论留言异常热烈,有客观分析、有情绪激昂,把车险乱象的矛头引向各方,有监管、有险企、有中介、有电销、有股东,不一而足,有的甚至指责打击“报行不一”小题大做,免职停业分明是断财路、毁家业。众说不一,这在『A智慧保』平台绝为少有。为此,『A智慧保』力邀权威人士对于严打“报行不一”进行深入分析。

且看,且评,且深思。

车险这么多年的快速发展,大家有目共睹,为社会和家庭提供不断升级的服务也深有感触。然而,总体来说,仍然属于粗放型发展,追求规模胜于追求质量效益,这在大的社会背景下,是有所偏差的。

在大的社会背景下,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,车险的发展也是这样的。然而,现实情况是,车险离高质量发展还有很大的距离。

自2015年6月,商车费改开始,监管希望通过市场化来激发活力,引入更多的市场因素充分竞争。在这一过程中,分阶段放行。车险的保障范围扩大了,一些创新型险种出现了,车主支付保费普遍减少了,投保的积极性更高了,商车费改还扭转了前几年整体承保亏损的状况。

然而,在实操过程中也开始出现了一些问题。比如,车险高定价带来高手续费,车险综合费用率不断升高。虽然赔付率低了,但是费用率上去了,这些背后都有一定的原因,深在其中的人都知道。正因为手续费居高,新车保险捆绑销售屡禁难止。

存在的问题还不止这些。追求规模效应的公司比比皆是,上至股东、中至高管,下至一线领导,首先都是冲着规模去的,有时为了规模就会铤而走险,引发恶性竞争。

大家都想争抢市场,都在追求规模快速增长,但这是不现实的,因为市场就这么大,新车的市场也就这么大,产销开始回落,接近饱和。所以,一味追求车险高增长不现实了。去年车险保费增长4.2%,已明显放缓。前三年包括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则分别为12%、10%和10%。如果大家不理性看待,只能是自杀式恶性竞争。

从车险承保利润就能看出,承保利率已经达到了一个平衡临界点。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2018年车险承保仅不足11亿元,相差上一年达到63亿元,而保费规模则收入了7830多亿元。如果再这样过度追求规模、不顾费用增长,2019年很可能就全线亏损,前几年取得的不易的成果就将前功尽弃了。

追求大规模、支付高费用、承担亏损结果,这在理论上市场自由行为,可以说得通,要做到言行一致、报行合一。但是,很多公司并不这样,而是在行动上要弄虚作假,数据造假,来骗监管、骗行业甚至骗股东或管理层,最终只能是自欺欺人,骗了自己。

比如,市场上很多公司惯用的,销售前端通过费用延迟入账、将费用转移到理赔或其他科目、甚至销售费用打白条、不入账等方式粉饰乃至伪造手续费指标,后端通过非正常调节未决赔款准备金、签订非正常再保合同等手段调节经营利润,造成财务业务数据严重失真,来掩盖经营风险和违规风险。这种欺骗行为的后果有多可怕,不知道行业的参与者、企业投资者、业务的经营者有没有考虑过。

很多人认为市场化了,不要用行政的手段来干预。想亏的、能亏得起,让他们尽情去亏,当某一天亏不起了,自然会收敛,或者经营不下去了,被市场所淘汰。说来容易,但车险市场这么庞大,涉及到数亿的车主利益,不能说撤就撤,说倒就倒,说不干就不干。说得倒很容易,这涉及到方方面面。

再举一个例子,有一家保险公司,决定业务调整,要把一个地区的车险运营中心要撤销,这涉及很多人的生存问题,引发劳资纠纷,很容易引发社会局部的动荡。

如果行业性出现这样的现象,做出这样的决定,将会有多么可怕。再说了,就这种经营状况和弄虚作假,已让车险出现了“危机”。车险经营性现金流出现了负数,负数是一个什么概念呢。也就是说,大家辛辛苦苦忙一年,不仅没有给公司贡献多少利润,连现金流也不能提供,没有了现金流,出险了怎么能兑现赔付,如果出现行业性风险事件,怎么办,怎么能提供高效优质的服务呢。

这样,可能是身处一线的业务人员和管理人员不能体会到的。他们的职责就是做好业务,对于行业性问题并不能理解,也就会对报行不一、数据造假觉得是行业的潜规则,见怪不怪了。

很多人说,监管的做法多余,监管是怕出现系统性风险。因此,这种非理性竞争非整治不可,监管痛下狠心,该停业的停业、该免职的免职,敦促企业进行问责。

其实,正是由于行业粗放发展,过度追求规模发展,高费用率、弄虚作假,延伸出很多其他问题。例如手续费率超过15税前抵扣标准,不得不补缴企业所得税,这种惩罚性征税,对于很多公司来说,尤其是小公司,将面临很大的压力。本来现金流就有问题,再补缴企业所得税,那流动性风险将进一步加大。现在新的税务系统又上线了,那些造假涉及到不止是业务层面,还有税务层面,被认定偷税漏税那将是更严重的后果。

况且,那种数据造假背后,还可能隐藏着更大的问题,那就是套取费用、中介过单、利益输送,有时内外勾结、行贿受贿。

面对严罚重处、清查“报行不一”,中小公司看法不一。有的认为,中小公司本来在品牌方面就不具备优势,如果再没有价格优势,那更将举步维艰,生存空间将丧失。有的则认为,那种粗放发展,长期来看,带给中小公司的是灾难性的后果,因为现金流都没有了,拿什么来支撑业务,不像大公司还有其他业务来弥补亏损。办法只有一个,那就是净化市场,净化就需要整顿、需要规范。

对于严打“报行不一”、弄虚作假,不只是保险公司、保险高管和保险业务人员认同不一,就是连一些地方监管机构也有时犯了难,认为这样打严,对于地方的市场发展将失衡,对于既有的市场经营者持续服务带来不利。为什么会这样说呢,看看各地的处罚,有的处罚重,有的处罚轻,有的严查处罚还没有开始。对于的市场主体来说,也有失公允。

近期,中国银保监会财险部下发的函也提到了这一点,认为各地监管机构工作开展不平衡,查处力度不一,有的银保监局到目前为止仍没有实质性的查处动作,当地车险市场秩序没有明显好转,需要引起高度重视。

坦率的说,车险市场仍然不成熟,需要转变发展模式、提升经营理念、强化风险管理,甚至是建立科学合理的绩效考核体系;再则,监管的不成熟也不能回避,适应市场变化及时应对出现的问题,建立科学的监管体系、监管制度也势在必行。

监管要求停业整顿,是一种“刮骨疗毒”。说了这么多,期待大家沟通交流。无论认同或不认同,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,就是希望车险市场更有序、更规范、更健康。

标签